网站首页
我是80后
学生时代
免费论文
高校介绍
招聘信息
热点新闻
时代头条
生活
看社会
被日本人称作“版权黑社会”的组织,是个怎样的存在
2017-05-10 03:38:13 来源: 作者: 【 】 浏览:60次 评论:0
被日本人称作“版权黑社会”的组织,是个怎样的存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白鹅纪”(baieji666),原标题《版权黑社会JASRAC:有版权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作者:白麟,虎嗅获得授权转载。


最近这几年,总有人看了电视后,会在网上惊诧“CCTV又在盗用日本动漫BGM”。接下来他会被一些观众提醒:CCTV买过许多大曲库,其中也包括日本的曲库在内,所以未必侵权。那么电视台上的动漫BGM,到底是谁授权的呢?如果继续深挖,大多数人会找到一个名号——JASRAC,也就是“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



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缩写JASRAC,以下都使用这个简称)于1939年设立,有78年历史,是个接纳作曲、作词家、歌手入会的日本著作权管理团体。JASRAC负责向电视、广播、卡拉OK、演奏等音乐利用方收取使用费,并把钱分配给会员。


简单来说,JASRAC是一个收钱,然后分钱的组织


日本版权管理市场,JASRAC占有率超过9成。2016年度,征收金额达到1118亿日元(约合66亿人民币)。


JASRAC与全球版权组织合作,不只管理日本音乐著作权,也参与国际音乐版权交易


然而这个“保护版权”、为正版歌曲收钱的组织,在日本网上却遭到网民近乎一致的嘲讽。这个为歌手、词曲作者谋福利的组织,为何会被日本人叫做“版权黑社会”呢?要解答这个问题,需要介绍一下这些年围绕JASRAC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一、收钱有方的 “版权黑社会”


在日本,有两个团体会向开店的商家要钱。其中一个组织,是大家熟悉的黑社会。另一个在日本收钱的团体,就是本文的主角JASRAC了。


JASRAC催收信函,店铺里使用商业歌曲,需要向JASRAC交费


JASRAC的版权费征收范围,并不局限于广播、电视节目这种传统领域。JASRAC收费范围连年扩大,多年来已经扩展到现场演奏、卡拉OK等各种使用音乐的商业场所。随着时代演变,音乐的利用方式也一直在改变,收钱范围确实需要变化。同时JASRAC收钱的决心与行动能力不容小觑,甚至到走火入魔的程度。


日本有这么一个笑话:


某个男人,遇难漂流到无人荒岛。他在沙滩上画下了巨大的SOS符号,但是过了很多天,还是没人来救助。这人坐在SOS标记旁,回想起再也见不到的故乡,轻轻哼起一首小歌。一个小时后,JASRAC跑来收版权费了。


商业活动使用他人商业音乐需要交费,JASRAC收钱的出发点没有问题。但在实际操作中,JASRAC绞尽脑汁地多收钱,引起很多人的不满。


2017年1月,JASRAC把收费范围扩展到全日本9000处音乐教室,颁布新规、要拿走商业音乐教室学费的2.5%。日本歌手宇多田光发言反对JASRAC这么做,她说:“如果有老师、学生用我的歌教学,我希望不要在乎什么著作权费,免费用就好。”


其他相关业内人士也觉得这样不妥。《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作曲者及川眠子也在推特上说:“作为JASRAC会员,我虽然认为卖场使用商业歌曲应该付版权费,但具体到音乐教室里的练习、演奏或者演唱,我可从来都没想在这些地方收钱。”


学钢琴搞基要交钱?JASRAC觉得这点子不错


版权制度的大前提,是“促进文化发展”。多数国家在教育领域都有著作权豁免的相关规定,日本也不例外。哪怕是商业教学,也依然属于教育范畴。所以JASRAC的收费要求,很可能与日本著作权法条款相冲突。雅马哈等音乐相关企业,也结成了“保护音乐教育联合”进行集体诉讼,阻止JASRAC的这一举措。


音乐教室强调自己是教育,JASRAC则认为这是面向公众的表演……不只教育,甚至连千年前的曲子,也会被JASRAC催要版权费。2012年,日本古典雅乐演奏者岩佐坚志发了这么一条推特:



笑话闹大后,JASRAC不得不在官网道歉,并改口说只是确认下是不是演奏了现代曲而已。这位雅乐演奏者,今年再度对“音乐教室事件”评论道:“虽然过了5年,但JASRAC一点都没变。”


在游戏领域,JASRAC也在搞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氪金手游虽然经常与动画联动,却很少放动画BGM或主题歌。一位游戏从业者,就披露了自己与JASRAC交涉的经历。



游戏业者:能在游戏活动中放动画曲吗?

JASRAC:明白。游戏APP总下载量XXX万,然后还要做广告对吧?就按用户数收钱。

游戏业者:不对吧,又不是所有玩家都会玩联动关卡……

JASRAC:但是他们都下载游戏了吧?

游戏业者:不管听没听过,只是缓存数据就要算钱?

JASRAC:没错。


地狱般的重新开发,更新了游戏版本,歌曲数据进入联动关卡时下载。


游戏业者:这些就能按照实际游玩人数收费了吧。

JASRAC:一个玩家会刷同一关很多次吧?请按照游玩次数来付钱。然后,游戏还使用了别的歌曲片段,超过一了小节,也按照一首算。


游戏业者最后算一下账,发现这次活动花的钱,足够新写3首~4首曲子。原来,手游联动很少放动画歌的原因,居然是JASRAC规则死板,导致开发运营成本太高。


无独有偶,也有漫画家表示JASRAC开价过高,让web漫画无法引用歌词。在许多领域,JASRAC已经严重妨碍了相关创作。


这格本来预定要引用约翰·列侬的歌词,因故无法使用(JASRAC也负责国外词曲授权)


同样是收钱、黑社会玩脱会被警察捉、法院判。JASRAC除了“收千年前的版权费”这种明摆着的乌龙事件外,多收钱或错收钱,大多数情况都不会被惩罚,不了了之。



京都大学的入学仪式上曾引用了一句鲍勃·迪伦的歌词,被JASRAC索要版权费。京都大学以“合理引用”为由直接拒绝。


虽然业界对它意见很大,但JASRAC拥有大量会员与版权资源,同时还特别有钱,一直都占有很大优势。在日本电影这一领域,今年12月JASRAC就成功提价,将由原来每部进口电影18万日元包圆的版权使用费,改为“电影票房的1%~2%”。



以在日本国内票房达到255亿日元的《冰雪奇缘》为例,以前18万日元(约合1万人民币)就能解决音乐版权问题,现在最多需要拿5亿日元(约3000万人民币)给JASRAC。


电影业者评论,这项和欧洲国家接轨(却不和更灵活的美国接轨)的举措,会导致业界成本上升,推动本来就很贵的日本电影票价继续上涨,让近况不佳的电影院雪上加霜。


JASRAC收了这么多钱,是否音乐人都觉得占了便宜,背后偷着乐?事情也没有这么简单。


二、版权蛋糕的黑箱分法


JASRAC收钱收到上千亿日元,收完之后也确实会分钱。如下图,每年还给拿钱多的人颁布大奖。


2017年JASRAC颁奖仪式


但是JASRAC在分钱这件事上,问题同样也不少。职员薪资优渥的JASRAC,以具体类别不同,管理手续费在6%~25%左右,也就是说多数钱都分了出去。但是为什么很多歌手、作曲家对JASRAC不满?这是因为JASRAC规则不透明,接近黑箱操作,导致分钱不均。


动画电影《红辣椒》《千年女优》主题曲作者,今敏的音乐伙伴平泽进,就曾披露过JASRAC的内幕。他说自己与JASRAC签约时,出版公司直接拿着订好的合同让歌手签字,条款根本没有商量余地。分钱时,一半钱以管理费名义分给出版公司,作曲者与演唱者拿小头。最后,JASRAC只负责收钱,平泽进碰到好几起著作权纠纷,都只能靠自己解决。


售价1000日元的CD收益分配:唱片公司546、零售店300、JACRAC手续费4,歌手9


说分钱,还是需要再说一下JASRAC的收钱方式。大体上,JASRAC为企业提供按曲目收费、一次性打包收费两个选项。就算按曲目收钱,也未必能让作者获益。



由于单曲方式手续麻烦、成本难以控制,类似餐厅、商场这种地方基本会选择“交一笔钱包圆”这种形式。但这种打包收费,分配方式也很不公平,甚至还会伤害到音乐家的利益。


《疯狂的石头》的音乐总监、“暴风”乐队领队“Funky末吉”因为演奏自己的音乐,被JASRAC告上法庭。他发现,自己的曲子经常被别人演奏,JASRAC也因此收了不少版权费。但10年来,音乐家收到多少回馈呢?基本上是0日元。


围绕这个事件,法务博士河濑集与“Funky末吉”进行过一次对谈。河濑集解释,如果歌曲加入到JASRAC曲库,著作权会被JASRAC代理。音乐家演奏自己的歌曲,也需要给JASRAC付钱。理论上这些钱,会在扣除手续费后返还本人。但现实里,演唱会主办方通常会垫付这笔费用,歌手一般不必付这笔钱。


就算偶尔有人为自己付钱,他们也收不到JASRAC退回的版权使用费。绝望先生OP演唱者大槻贤二,他自己唱自己的歌,并给JASRAC交了版权使用费,然后呢?这笔钱石沉大海,再也没回来。


为什么艺术家会收不到钱?原来JASRAC分钱的比例与依据,来自内部统计调查。这种抽样统计,对没能力请专人与JASRAC交涉的音乐家非常不利。


“Funky末吉”与JASRAC死磕多年,他众筹状告JASRAC来“拯救日本音乐”,得到不少人真金白银的支持。在他眼中,替人收音乐版权费的JASRAC,反而是毁灭日本音乐的罪魁祸首。



其实,JASRAC让网民恨到牙痒的原因远不止这些。比如JASRAC曾试图阻止用户把正版CD转换MP3给自己听。也有人就觉得就是JASRAC的诉状,摧毁了日本的MIDI文化。相关事例很多,全部列举几乎都不可能。


可以看到,JASRAC收钱蛮横、分钱不均,还犯各种令人哭笑不得的错误,让许多词曲作者与观众不爽。同时其所作所为,也与设立版权制度的初衷“保护文化的发展”相悖,怪不得日本网民对JASRAC没好话。


三、难道JASRAC就没救了么?


虽然说了这么JASRAC的问题,但有一件事还是没变,就是JASRAC这种版权管理机构,确实有存在的必要。它们在降低版权拥有者征收成本的同时,也为企业提供了简单、合法的版权使用渠道。但这些部分很少被一般用户注意。比如说,JASRAC在2010年与NicoNico等视频网站签约,为他们缓解了版权压力。


JASRAC理事长在NICO做直播,另外与JASRAC签约,并不意味着网站用户可以随便上传版权歌


虽然很多日本人希望JASRAC内部改革,优化流程、公平地分配。但在音乐产业衰退这个大背景下,版权征收额起伏不定,主业就是收钱的JASRAC,依然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收更多钱上吧。让JASRAC考虑作者意愿、促进文化发展、音乐产业转型等等,恐怕并不现实。


对于JASRAC的不合理之处,观众与音乐人、企业等相关者就毫无办法么?话也不能这么说。


首先,词曲作者、歌手有选择权。上面提过的平泽进,后来就退出了JASRAC。东方系列原作者ZUN,同样也没加入JASRAC。这些自主的音乐人,版权利用方式灵活。ZUN能凭自己的意愿、允许二次同人创作。平泽进也在自己主页上,免费下载部分歌曲。


2001年之后,日本还出现了一些竞争组织。爱贝克思(Avex)集团就自己做了版权管理组织NexTone,与JASRAC竞争。在这些组织的推动下,2009年JASRAC被日本反垄断机关警告。JASRAC不服并提起上诉,官司最终打到日本最高法院。有钱的JASRAC虽然坚持了很多年,但还是在2015年放弃了上诉。


版权管理组织NexTone宣传自己会“公平灵活管理,清晰明确分配”,做JACRAC的健康竞争者


可以看到JASRAC虽然强大,却并非无敌。不管个人还是团体,所有相关者的共同参与、共同监督下,音乐产业或许才能探索出一条更好的路。


Tags:日本 版权
责任编辑:q1346260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