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奇侠杨小邪 第一卷   第一章(一)
2008-12-04 19:50:05 来源: 作者:李凉 【 】 浏览:21164次 评论:0

第一卷            


    老君庙,老君庙,它,不是庙,而是地名,位于陇西境内,河西走廊最末端,嘉峪关西
南方,祁连山下。

    老君庙虽在关外,却热哄非凡。

    嘉峪关,长城最末端,城高数丈,气势宏幛,和玉门关同称生死关。

    迸人有云:“若出嘉峪关,两眼泪不干。”蓬此大漠飞沙滚滚,想活还得老天同意才
行。

    祁连山,祁连山,好牧场,山高阴峻,白雪罩顶,山下一片牧草,驰骋草原上,大漠儿
女疏狂不羁。

    再来镇,位于老君庙以北百三十里,祁连山下,纯小镇,猎户集散区,为塞外及中原必
经之地。

    再来镇,再来呀再来,去了又再来,当然它并不是对所有人而言。

    镇东,反视祁连山,高山陡峭,挺拔雄伟,直耸云霄,表现其―稳,壮。

    初冬时分,寒风逼人,白雪纷飞,山头银白一片,如梦似幻,美,美得令人舒畅,美
得。

    令人豪气万丈。

    斑山上,银龙直泻,是万丈飞瀑,奔腾而下,有若千军万马,咙咙之声,震汤澎湃,只
听得令人心神舒畅,豪气千里,爽朗异常,舒服已极。

    承着飞瀑是一深水湖,名曰:“莫塔”。

    “莫塔,莫塔。”在当地,即是死亡之意。

    “莫塔湖”,深不可测,冰冷澈骨,加上飞瀑往下冲,故名虽是湖,而波涛汹涌非常,
比之长汪三峡水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宁走龙王殿,莫临“莫塔湖”。”此乃当地流传之言,可见当地居民对“莫塔湖”恐
惧之程度,何其之深。

    “莫塔湖”鹅毛不浮,落水即死,人一死多,鬼魂立现,人那能和鬼争?当地居民,莫
不以此为禁区,亡魂地皆教鬼神而远之。

    然!竟有不怕死者?

    有!

    只见鬼地,死湖西南方,地势较平,有座甚是古老之小茅屋,看样子,还住了许多年。

    小屋前为一庭院,四周自有竹篱笆,也许日久失修,篱笆有的已倒塌,有的已盘满山藤
茅草。一副古陋样。

    小茅屋,屋顶茅草;巳被雨洗刷得泛白,古旧腐蚀不堪,屋前有一排栏杆,田字窗。门
前右上方,挂着一块匾仔细一看,字体歪歪斜斜,共写有“通吃小”四字,刻划甚新,必是
新造之物。

    而这些字,说它像乌龟爬的,亦不为过,就像老鼠用尾巴沾上墨汁在桌上打转所留下来
似的,怪里怪气,无法想像。

    如果能有勇气将这种乌龟爬的字,挂出来的人,不是疯子,想必也有点自我陶醉的狂人
吧!

    初冬已至,大地萧索,枯黄草叶映残雪,太阳西斜,彩霞照小屋,更显得古意盎然,有
若神仙居一般,那来鬼魂之说?

    蓦地――

    “老头!我回来啦!快开门迎接我呀!我累死了!”

    从小道传来一阵,悦耳之孩童叫声,张眼望去,只见一小童正昂着头,边跑边叫边跳的
往茅屋奔去,神情之间甚是得意,其手中挟有一包不小之东西,及一斗大之干瓠酒葫芦。

    他!年约十四、五岁,结实而高大,身着一套浅蓝色衣服,腰问缠有白色腰带,平底黑
色鞋,左袖口有个大补丁,虽然衣服甚旧,却洗刷得干净泛白,实,但并不憨厚,眼眸深
陷,鼻如刀削,笔挺高耸,头上斜绑着一束头发,再配上一个爱笑的小口,怪,真是怪,天
真而透着点邪气,古怪,又洋溢着精灵。对他―只有芙,谁见了他,都会发出内心之微笑,
并对他产生一种亲切感。

    他人怪,名字更怪――杨小邪。

    人未进门,他已笑嘻嘻,嚷了又嚷,有点表现与戏弄之味道,而那种表情,亦如小孩得
了大奖,要回家让父母夸跃一番,神气已极。

    “老头儿!吧什历?耍宝啊!整天待甚家里,俺回来了,你也不招呼一声!什么玩二
(意)嘛!”

    只听他这句话,就知道,他必是个难缠之“狠”角色,连自家长辈都叫老头了,可见他
是如何的“没修养”双脚微蹬,一招“金龙穿塔”只见他如大鹏飞掠一般直射庭院,干净俐
落,优美已极,微微翻身,已四平八稳的落在庭院。

    “老头!你再不出来我…好!”他往手中那包东西看了看笑道:“这包香肉和酒,我看
只有自己吃啦!嘻嘻!”

    嘴角一翘,神秘笑了笑,接着就把酒葫芦打开,“咕噜…”仰头喝了一大口“哈!好酒
好酒!”他想装装模样看老头会不会嘴馋得直撞出来!可是喝了三四口还是不见人影,他妈
的!不灵啦!杨小邪一看自己平常贯用之计俩,现在不菅用了,心情有点纳阎。

    “敢情老头子不在…也好!省了我这包香肉和酒,”很快的他已找到让自己高兴的理
由,也不再纳闷了。

    “呀…”门一关,探头寻视一番,他发现老头并没有走,在床上睡着了。

    “原来老头睡着了,满会享受的嘛!”

    屋内!呈四方形,两铺床,分别在左墙及右墙,正中央置有一张四角桌,两张板凳,桌
后面窗口前,是一茶桌放有茶壶及碗筷,左窗口则是书桌,堆着几本旧书及文房四宝,如此
而已。甚是简陋。

    “通吃!”杨小邪突然放声大吼,音如霹雳,震耳欲聋,他想吓吓老头,看老头是否会
从床上蹦起柬。

    结果他失望了,老头还是老头!一点都没反应僵般的躺在床上。

    “黑皮奶奶,怎么今天都不管用哩!”摇摇头,他觉得今天不太一样,以前管用的招数
现在都不行了,他想:“老头,你想耍我,葡萄成熟!还早得很哪!嘻嘻!”蹑着脚尖,一
步步小心翼翼,有如小偷般,走向老头床前。

    只见老头一身青衣,满头银霜,满脸皱纹,五官分明鬓髯斋胸。想必年轻时必是英挺俊
拔之人,而现在老头睑上,苍白吓人,无一丝血色,状若死人,恐怖异常。

    “怎么搞的,老头病倒啦!”杨小邪见状,亦觉得老头出了毛病跋忙伸手探探老头鼻息
不久又摸摸老头胸脯,不多时,他自莒自语道:“死了!可真行,说死就死,是有一套!”

 &nbs

相关文章
暂无...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tutimes
繁体】 【投稿】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合肥故事【见证那段青涩岁月】 下一篇马屁歌

推荐内容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