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我是80后
学生时代
免费论文
高校介绍
招聘信息
热点新闻
时代头条
生活
看社会
一群拥有令人尊敬社会地位的成年人为一种鸟类庄严地争辩了三个半小时
2017-01-01 16:48:36 来源:微博 作者: 【 】 浏览:2661次 评论:0
没什么人关心这则新闻。

8月28日,昆明中级人民法院,一群拥有令人尊敬社会地位的成年人,为一种鸟类庄严地争辩了三个半小时。

这种鸟类,就是绿孔雀,不是你在动物园或养殖园见到过的孔雀;而是你读过的乐府名篇《孔雀东南飞》里的孔雀,是那个被考证为很可能是凤凰原型的孔雀,也是2009年就被列入濒危动物名录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孔雀。

还是在8月,最新出版的《野生动物学报》刊发了《中国绿孔雀种群现状调查》,研究组人员历经两年时间,在目前仅存绿孔雀分布的云南中部、南部及西部进行详尽调查后认为:目前中国现存野生绿孔雀种群数量仅余235-280只。

而20多年前,1995年的调查结果尚有800-1100只,当时发现有绿孔雀分布地为云南省32县,而现在,骤减为13县。

然而曾经,绿孔雀在云南以外,在长江中游、四川盆地、岭南一带、以及广西地区的广大中国都有分布。根据《孔雀东南飞》中的地点分析,可知故事发生在今天安徽省南部的潜山县与怀宁县,也就是说,当时生活在那里的人们还可以看到“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美妙场景。

但是现在可以允许它们飞翔的领地只剩下云南13县,而这13县中,相对数量最多的两县:新平县与双柏县,一座中小型水电站建成蓄水后,将会淹没中国境内最后一片较为完整的绿孔雀栖息地。

8月28日昆明中级人民法院的那起诉讼中,人们在争论的正是,这一地域究竟应该属于水电站还是绿孔雀。

表面看来这是物种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冲突,实际却并非如此。

根据行业期刊《中国电业》,云南省水电资源目前已开发装机突破6200万千瓦,位居全国第2位;与此同时,电力供大于求的问题却导致弃水问题严重。“弃水”,听起来很诗意的词,它是指水流白白经过业已建成的水电站大坝,却并没有被用来发电,因此才被称为“弃水”。2013~2017年,云南弃水电量累计达975亿千瓦时,这个数字已经接近三峡水电站2014年一年的总发电量。

在如此背景之下,真的一定要占用一种全国仅剩200余只、对中国文化负有重要意义的濒危鸟类最后一片栖息地,来建造一座装机容量仅为27万千瓦的水电站吗?

没有哪一家动物园没有孔雀,却几乎没有一家动物园拥有纯正的绿孔雀,这是来自动物园系统内的调查结论。说到绿孔雀保护,很多人会脱口而问:“孔雀很珍稀吗?”。答案是,通常被称为“孔雀”的鸟类中,包含两个物种:一种寻常可见,一种濒临灭绝。

濒危的那个,是前述我国原产的绿孔雀,学名:Pavo muticus,羽色翠绿,体型颀长;常见的那个,是原产于印度、巴基斯坦及斯里兰卡的蓝孔雀,学名:Pavo cristatus,羽色偏蓝,体型较绿孔雀稍小,在世界各地广泛驯养,据说1990年后才被引入中国,允许商业交易及养殖食用。

有人觉得这两个物种外观接近,但如果肯放弃“孔雀总是孔雀样子”的成见,就会发现实际两者区别很大。绿孔雀体型硕大,雄鸟身长约240厘米,雌鸟约110厘米。如果有一只绿孔雀向你迎面而来,或从天空飞过,你一定不会认错,只是目前这样的场景似乎越来越难以发生了。绿孔雀雄鸟头部冠羽竖直,有醒目的黄脸颊,颈部羽毛排列呈现鳞片状图案,这些都是蓝孔雀没有的特征。此外,蓝孔雀的雌鸟外观朴素与雄鸟截然不同,而绿孔雀的雌性几乎与雄鸟同样配色,除了没有冗长尾羽之外,与雄鸟一样华丽非凡。

按照目前的锐减速度,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我们很可能将永远失去《孔雀东南飞》里的孔雀,一种逃过了白垩纪的劫难自恐龙演化而来的美丽生灵。当然,我们会继续拥有那个27万千万装机容量的水电站,也许,还会有更多的水电站。

最近有一则关于熊猫数量的新闻,由于种群数量增加等原因,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已将熊猫的保护等级由濒危调整为易危——今后,我们不能再说“濒危动物熊猫”,而要改成“易危动物熊猫”。但这一调整花费了近半个世纪时间,举国保护40年之后,熊猫的数量才从1114只增长到1864只。

而绿孔雀却在逆向而行,而且是急速而行。

8月28日下午,那些令人尊敬的人们经过三个半小时的争辩之后,并没有得到一个明确判决。法院宣布休庭,以及,择日宣判。

也就是说,在绿孔雀仅剩200余只调查报告公布的此刻,我们在讨论的不是如何壮大绿孔雀种群,而是仍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在它最后一片栖息地上修建一座27万千瓦的中小型水电站呢?

多年之后,当我们的孩子向我们问询《孔雀东南飞》里的孔雀是否就是动物园里的孔雀?我们该怎样作答?我们也许应该回来:啊,不,不是,那是一种曾经在中国广泛分布的孔雀,非常美丽,非常非常美丽,我们曾经用它们的羽毛制作衣饰,当然偶尔也食用它们,有时候还把它们当宠物养在花园里;后来它们就越来越少,只有云南还有,再后来,我们修了很多水电站... 再后来,我们就只有动物园里那种孔雀了... ...

每一个物种的不自然丧失,都是这个星球上每一个生命共有财富的丧失。所以,不必推辞,你也是这则新闻的当事人。
责任编辑:qq19607781
打印繁体】【投稿】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